书目检索
 
信息服务>>咨询专家:
李艳茹
关雪岚
海 军
白雪松
林学军
刘雪梅
赵 靖
金朝阳
张 竹
戴天才
乔林红
祃 勇
王雪梅
 
1、我有一幅清人的绘画,款落“奇峰山人”,请查一下清代号“奇峰”的画家有哪些?

《中国历代书画篆刻家字号索引》中收录两人:李琪枝,康熙时人,籍贯浙江嘉兴,长于山水、梅、竹;徐镐,乾隆、嘉庆间人,籍贯江苏松江,擅写真。

2、隋朝诗人薛道衡诗“京洛重新年”句出自哪首诗,请提供全诗内容


出自《和许给事善心戏场转韵诗》,全诗如下:京洛重新年。 复属月轮圆。 云间璧独转 。空里镜孤悬 。万方皆集会。 百戏尽来前 。临衢车不绝。夹道阁相连。惊鸿出洛水。翔鹤下伊川。艳质回风雪。笙歌韵管弦。佳丽俨成行。相携入戏场。衣类何平叔。人同张子房。高高城里髻。峨峨楼上妆。罗裙飞孔雀。绮带垂鸳鸯。月映班姬扇。风飘韩寿香。竟夕鱼负灯。彻夜龙衔烛。欢笑无穷已。歌咏还相续。羌笛陇头吟。胡舞龟兹曲。假面饰金银。盛服摇珠玉。宵深戏未阑。兢为人所难。卧驱飞玉勒。立骑转银鞍。纵横既要跃剑。挥霍复跳丸。抑扬百兽舞。盘跚五禽戏。狻猊弄斑足。巨象垂长鼻。青羊跪复跳。白马回旋骑。忽睹罗浮起。俄看郁昌至。峰岭既崔嵬。林丛亦青翠。麋鹿下腾倚。猴猿或蹲跂。金徒列旧刻。玉律动新灰。甲荑垂陌柳。残花散苑梅。繁星渐寥落。斜月尚徘徊。王孙犹劳戏。公子未归来。共酌琼酥酒。同倾鹦鹉杯。普天逢圣日。兆庶喜康摘哉。

3、你馆是否收藏了以下古籍,如没有,在哪里可以查到


明成化间金台鲁氏所刊的《四季五更驻云飞》《题西厢记咏十二月赛驻云飞》《太平时赛赛驻云飞》《新编寡妇烈女诗曲》正德刊本的《盛世新声》嘉靖刊本的《词林摘艳》《雍熙乐府》明刊《南宫词纪》万历刊本《玉谷调簧》《词林一枝》明刊本《南音三籁》赵南星编《芳茹
园乐府》杨慎编《古今风谣拾遗》醉闻子编《新镌雅俗词同观挂枝儿》《新镌千家诗吴歌》
我馆藏书中有三种:《雍熙乐府》(收入《四部丛刊续编》)《南宫词纪》(收入《历代散曲汇纂》非明刊本)《芳茹园乐府》(收入《清都散客二种》)其余除《玉谷调簧》和《新镌千家诗吴歌》外,国家图书馆都有收藏。如不苛求版本,只看内容的话,我馆藏书中谢伯阳编《全明散曲》收录了上述曲集中的绝大部分内容。

4、请问《世本》是怎样一部书

是古史官记古事的书,录黄帝以来至春秋帝王诸侯及卿大夫系谥名号,凡十五篇。司马迁的《史记》曾采用此书。汉以来有多家辑注本,至宋时已不传。现在看到的各种版本,都是清人从史传中辑出的残本,有一卷、两卷、五卷、十卷不等。关于著者历来有多种猜测,说法不一,较为普遍认同的观点是周末古史官所著。

5、民国时期的绥远地区指哪里?绥远地名的来历


1913年11月民国政府划内蒙古的19个旗及山西省的12个县合置绥员特别区。1914年设绥远道,1928年废道制,1928年9月改特别区为绥远省。1954年中央人民政府决定撤销绥远省,所属行政区划全部纳入内蒙古自治区。绥远地名源于清代,清雍正十三年,为加强西北边防,奏准在呼和浩特旧城(归化城)东北2.5公里处另筑驻屯满洲八旗官兵的新城,乾隆二年动工,四年建成,命名为绥远城。

6、民国时期的中长铁路和北宁线分别是现在的那条铁路


中长铁路指中国长春铁路,自哈尔滨起,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至大连。抗战胜利后统称中国长春铁路,由中苏共管。1952年12月,苏方将管理权全部移交中国。现分段改称滨洲、滨绥和哈大等路。北宁线指当时北平经天津至沈阳的铁路,即今京哈线北京至沈阳段。

7、汉军旗包括哪些人,是否包括发配到东北当站丁的吴三桂降兵


汉军旗即汉军八旗,较满洲八旗、蒙古八旗编立最晚,原是满人缴获明朝大炮以后所编的炮兵队,其后,明朝变节将领率兵投降满洲,亦编入汉军旗。
《奉天通志》卷一六七载:“清初三藩降卒,当初由云南拨来八百八十四户守编排壕,驿站传递文书”,并谈到这些人虽系“康熙年间平定逆藩吴三桂俘虏”,但仍“属汉军旗,不准考试”由云南拨来后“编管盛京兵部,拨往边台、驿站充当苦差。”从这里可以看出,站丁属
汉军旗。

8、嘉庆十九年九月庚戌日是公历的哪一天

1814年11月4日。

9、我想了解一下,清代科举考试参加者需要什么样的资格


初考县试,童生向本县署礼房报名,填写姓名、籍贯、年岁并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三代存、殁、已仕、未仕之履历,出继者兼写本生三代,取具同考五人互结,亦有无须取具互结者,与本县认保廪生之保结,保其实无冒籍、匿丧、顶替、假捏姓名,身家清白、非优倡皂隶之子孙,方准应考。(录自商衍鎏著《清代科举考试述录》)

10、我在一本文集中看到的《清实录》引文与我查到的本子内容不同,请问,现在能看到的《清实录》有几种版本

除写本外,有四种较完整的影印本:一是伪满洲国“满日文化协会”据盛京崇谟阁藏本影印的太祖至德宗十一朝实录及《满洲实录》、《宣统政纪》(据溥仪藏本)影印本,日本大藏出版公司一九三六年出版,一是台湾华联出版社据伪满本翻印的,一九六四年出版。实际上两种印本是一个本子。
台湾大通书局也出版了《大清历朝实录》,内地较难看到。最容易看到的是1986年中华书局的影印本,这也是诸影印本中内容较完整、详实的一部。由于现存写本情况较复杂,导致不同影印本内容上的差异,对此,中华书局本影印说明有详尽解释,现全文附后,以便于您查找时更有针对性。

《清实录》(中华书局版)影印说明
《清实录》影印本,包括《满洲实录》、太祖至德宗十一朝实录,以及附印的《宣统政纪》,合计四千四百三十三卷。它是清朝历代皇帝统治时期的大事纪,用编年体详尽地记载了有清一代近三百年的用人行政和朝章国故。清朝十二个皇帝,有十一个编纂了实录。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在位三年就被辛亥革命推翻了,仍由原修《德宗景皇帝实录》人员编纂了一部《宣统政纪》。此书虽不用实录名称,体例则与实录无异。清朝沿袭自唐代以来的旧制,上一代皇帝死后,由新继位皇帝特命大臣开馆纂修实录。清代实录馆是一个临时机构,开馆后,从宫内调取上谕、朱批奏折,从内阁调取起居注及其它原始档案,由纂修官理清年月,按纂修凡例加以选编。因此,《清实录》是经过整理编纂而成的现存的清史原始史料,为研究清代政治、经济、军事、外交、文化必须凭借的重要文献。但在清代,实录从未刊布,只缮写若干部藏在京师(北京)、盛京(沈阳)两地的宫禁里,能够读到它的人极少。为了给清史研究者提供方便,使这部四千多卷的大书能够比较广泛地流传,现在把它影印出版,公诸于世。一、《清实录》写本及现存情况 满洲实录《满洲实录》共有四部。这部书每页三栏,用满、汉、蒙三种文字书写,并有图。第一部绘写本成书于天聪九年(一六三五),第二、三部绘写于乾隆四十四年(一七七九),第四部绘写于乾隆四十六年(一七八一)。四部实录分别收藏在乾清宫、上书房、盛京、避暑山庄①。我们现在见到的只有上书房本,今收藏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一九三零年辽宁通志馆曾据盛京本影印,无满文、蒙文。一九三四年辽海书社又据以重排,图缩小四分之一。 太祖至穆宗十朝实录这十朝实录究竟缮写几部,历来说法不一。一九二五年故宫博物院成立后,开始清点实录,所见太祖、太宗、世祖(以上三朝实录为雍正、乾隆间校订本)、圣祖、世宗、高宗、仁宗、宣宗、文宗、穆宗十朝实录满、汉、蒙文本各有四部。另外,盛京崇谟阁藏有十朝实录满、汉文本各一部,共计满、汉文本实录各五部,蒙文本实录各四部。这五部汉文本实录习惯上按装潢和开本大小,被称为大红绫本、小红绫本、小黄绫本②。大红绫本两部,一部收藏在皇史宬,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一部收藏在盛京崇谟阁,现藏于辽宁省档案馆。小红绫本两部,一部收藏在乾清官,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图书馆;一部收藏在内阁实录库③。小黄绫本一部,收藏在内阁实录库,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德宗实录《德宗景皇帝实录》有两部,一部大红绫本,收藏在皇史宬,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进实录表)》所署日期是"宣统十三年十二月"(一九二二),已缺同治十三年十二月(一八七五)至光绪二十一年九月(一八九五)部分,共缺三七六卷。一部小红绫本,现藏于辽宁省档案馆,《进实录表》所署日期是"宣统十九年"(一九二七),也已残缺不全。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完整的《德宗景皇帝实录》定稿本。我们称它为定稿本,因为它每卷前面都有监修总裁、正总裁、副总裁等阅签字样,有的卷中夹有要修的签条,经查勘正文,大都已照签条作了改正。有的签条虽然稿本正文未改,而清抄后的大、小红绫本都已照签条改正了。凡稿本正文中勾改的地方,大、小红绫本也均已改正。可以证明,大、小红绫本确是据此清抄的。 宣统政纪《宣统政纪》有一部大黄绫本,原由溥仪本人收藏,七十卷。现藏于辽宁省档案馆。辽海书社一九三四年据清史馆所存稿本印行,四十三卷。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宣统政纪》定稿本④,卷数同大黄绫本。二、前三朝实录的修改太祖、太宗、世祖三朝实录,在成书之后,又经过几次修改。修改的地方,有些属于统一人名、地名、字句,改正错字等技术问题,但也有些是出于不同的原因,增删了内容。 太祖实录《太祖武皇帝实录》,成书于崇德元年(一六三六)十一月。顺治初年多尔衮摄政时曾修改过;福临亲政后又重修。顺治十二年(一六五五)成书。康熙二十年(一六八二)玄烨又下令重修,二十五年(一六八六)成书,书名改为《太祖高皇帝实录》,十卷。雍正十二年(一七三四)胤禛下令校订,乾隆四年十二月(一七四零)成书,书名、卷数同于康熙朝重修本。太祖朝的实录应有五个本子,汉文写本现在我们能见到的只有雍乾校订本。铅印和影印本三种:(一)《太祖武皇帝弩儿哈奇实录》四卷,故宫博物院一九三一年铅印。这部实录所据底本是崇德初修本抑顺治重修本,学术界有不同意见。(二)《清太祖努尔哈赤寔录》十卷,故宫博物院一九三一年据内阁实录库雍乾本铅印。(三)《太祖高皇帝实录稾本三种》(初修存七册,再修存五册,三修存卷一至卷三),系康熙年间重修时的稿本,罗振玉氏在一九三三年以"史料整理处"名义影印出版。清史研究工作者曾把雍乾校订本与《太祖武皇帝弩儿哈奇实录》相比勘,发现雍乾本删去了一些有研究价值的史料,如孟革卜卤私通嫔御欲谋篡位事,大妃殉帝出于被迫等等,即是明显的例证⑤。 太宗实录《太宗文皇帝实录》初修于顺治六年(一六四九)多尔衮摄政时,顺治九年(一六五二)福临下令重修;康熙十二年(一六七三)又修,二十一年(一六八二)成书,为六十五卷。雍乾时又校订,乾隆四年十二月(一七四零)成书,卷数不变。《太宗文皇帝实录》共有四个本子,我们现在见到的汉文写本只有雍乾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有一份手抄材料,系用黑红二色笔校勘雍乾本和顺治本所记录下来的异同,从这份材料中可以看到,雍乾本在内容上也有删改。如顺治本卷三十八所记安平贝勒都都生前从不向别人问疾、吊丧;卷四十关于太宗死后,敦达里、安达里殉葬的情况(此事也见于《世祖章皇帝实录》卷一),都不见于雍乾本。 世祖实录《世祖章皇帝实录》初修于康熙六年(一六六七),康熙十一年(一六七二)成书,一四四卷。这部实录也在雍乾时校订过,卷数未变。我们现在见到的汉文写本就是这一部,初修本没有见到。三、《清实录》的影印本现在在国内外流传的完整的《清实录》,一是伪满洲国"满日文化协会"据盛京崇谟阁藏本影印的太祖至德宗十一朝实录及《满洲实录》、《宣统政纪》(据溥仪藏本),东京单式印刷公司承担印刷,日本大藏出版公司一九三六年出版,共印三百部⑥。另一种是台湾华联出版社据伪满本翻印的,一九六四年出版。实际上两种印本是一个本子。从书目上又看到台湾大通书局出版了《大清历朝实录》,因没见到书,详情不了解。我们曾用伪满本《德宗景皇帝实录》与北京大学所藏定稿本、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大红绫残本比勘,发现伪满本文字上有不少差异,多涉及清政府对外关系。情况大致分为三类:(一)个别用字用词不同,尚未影响文义的,如大红绫本、定稿本中的"倭"、"奸细"、"寇",伪满本分别改作"日"、"敌探"、"敌"等。这些都属于把含有贬意的字样改为缓和的或客观的。(二)文字出入较大,并影响文义的,如大红绫本、定稿本卷四六五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乙亥条作:其实教民亦国家赤子,非无良善之徒。只因惑于邪说,又恃教士为护符,以致种种非为,执迷不悟,而民教遂结成不可解之仇。现在朝廷招抚义和团民,各以忠义相勉,同仇敌忾,万众一心。因念教民亦食毛践土之伦,岂真皆甘心异类,自取诛夷。果能革面洗心,不妨网开一面。伪满本作:其实教民亦国家赤子,本属良善之徒。只因信从异教,又恃教士为护符,以致种种猜嫌,因此造端,而民教遂结成不可解之仇。现在朝廷弹压义和团民,各以安分相勉,不许妄动,以安人心。因念教民亦食毛践土之伦,岂真皆甘心反抗,自取其祸。果能觉悟前非,不妨网开一面。又如卷三六七光绪二十一年五月辛未条,定稿本(大红绫本缺)作"三国允与日本议归辽地,帮助到底,毋须派员豫议",伪满本作"三国现与日本议归辽地,通知我方,毋须派员豫议"。再如卷三六九光绪二十一年闰五月丁巳条,定稿本(大红绫本缺)作"俄国既有帮到底只说",伪满本作"俄国有保全和平只说"。(三)定稿本中有许多大段文字,不见于伪满本(下面举例,大红绫本均已残缺,无从比较)。如中日战争之前,关于清政府的军事部署与计划的记载,卷三五一光绪二十年十月己丑条有:又谕:电寄李瀚章:近闻广东有拕罟渔船,人极勇往,本船各有炮械,惯习波涛,可直赴日本为捣穴之计。著李瀚章传谕郑绍忠派员设法招募三四十只,给以行粮,即令迅赴长崎、横滨、神户三岛,攻其不备。傥能扰其口岸,毁台斩级,报明后立予重赏。如有人夺获敌人货财物件,即行赏给。并先与订明船价,傥被敌人伤毁,即照数给还。现在倭以全力并赴前敌,国内定必空虚,亟宜用釜底抽薪之策。此事郑绍忠当能力任。著李瀚章悉心筹办,即行密电奏闻。(电寄)卷三五一光绪二十年十月条有:谕军机大臣等:志锐奏,京北空虚,宜令热河各府以及张、独、多三厅,速办乡团。并稔知八沟一带猎户极多,火枪无不熟习,拟召募十营,愿效驰驱等语。志锐著准其前往热河,召募十营,迅练成军,以备缓急。至所称各府厅举行乡团之处,著志锐驰抵热河后,商同热河都统查酌情形,奏明辩理。将此谕令知之。(洋务)又谕:前有人奏,天津军械所委员张士珩盗卖军火各节,当交王文锦确切查明,现尚未据覆奏。兹又有人奏称,张世珩总理天津军械局,去年购洋枪四万杆,费银数十万两,每万两实用三千,倭人又以重价将洋枪尽行购去等语。著王文锦归入前案,一并却查,据实具奏,毋稍徇隐。原片著摘钞给与阅看,将此谕令知之。(洋务)又如,中日战争谈判前后,关于其它国家曾从中调停的记载,卷三六五光绪二十一年四月又谕:电寄许景澄:二十九日,电谕许景澄向俄廷致谢,商由三国告倭,展缓停战互换之期,并饬总署王大臣赴三国使馆,嘱将展期一节,各电本国,该使皆允即日发电,不审日内俄廷已得日本覆信否?殊深悬盼。俄称倭果坚拒,只好用力。询之喀希呢,语涉含糊。究竟俄外部之言有无实际?此事至急,若有布置,此时必已定议,并著密探以闻。傥至限期迫近,尚无覆音,可否由中国径达日本,直告以三国不允新约,嘱中国暂缓批准之处,著许景澄往见外部,与之豫筹此节,先期电覆。再巴兰德向德廷陈说劝阻新约,系为中国出力,深堪嘉许!著该大臣传旨奖励。(电寄)以上的几条大段文字在伪满本中都不存在。《德宗景皇帝实录》伪满本与定稿本、大红绫残本在文字上产生歧异的原因,不外两个,一是缮写小红绫本时做了改动,二是伪满洲国在影印时所改。为了弄清这一事实,我们抽查了现已残缺的原来伪满用做影印底本的小红绫本,发现属于上述第一、二类文字歧异的地方,底本均有挖改痕迹,挖改后的字迹与前后文笔迹也不相同,绝非抄写的人由于写错字而挖改的。还有,个别地方"倭"字未改,底本在字旁有铅笔标记,说明当时影印之前的做法大概是有人先把要删改的字句标出来,然后动手挖改。我们又抽查了《宣宗成皇帝实录》、《文宗显皇帝实录》,伪满本与现藏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原皇史宬所存大红绫本也有不同。可以判断,这些文字上的歧异,是伪满影印时改动的。罗继祖先生了解当时的情况,他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至于第三类大段文字被删去,是缮写清本时删的,还是影印时删的,因大红绫本已残,尚有待进一步研究。但从删去的内容来看,主要集中在光绪二十、二十一年两年间有关中日战争的记载,由此不难推测,这大概也是影印时删掉的。伪满本不仅文字上有歧异,还有缺页、错页、重页现象。如《太宗文皇帝实录》卷三十七第七页与第八页内容不相接,经查核,第八页内容与第三页相同,缺第八页原文。《文宗显皇帝实录》卷一百二十六第五十一页内容同第十五页,缺第五十一页原文。《德宗景皇帝实录》卷四百七十八第十页上半叶与下半叶错了位置。这里不一一列举了。根据以上情况,我们这次影印《清实录》,采用了与伪满本不同的底本。《满洲实录》用的是原藏上书房现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本。太祖至穆宗十朝实录以原藏皇史宬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大红绫本为主,缺者用原藏乾清宫现藏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的小红绫本补配。《德宗景皇帝实录》和《宣统政纪》用的是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的定稿本。稿中夹有一些签条,我们把值得参考的缩印放在相应位置上。各卷选用底本详细情况,可参阅所附底本详表。我们这次影印,全书编了简目和分册总目,每册编了分册目录。因影印底本不能拆开,所以大红绫本蝴蝶装中缝不甚清晰,我们增加了新中缝,注明朝代、年代、卷数,以便查阅。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故宫博物院图书馆中华书局①《国学文库》第九编《满洲实录》是据旧抄本重印,书后清高宗《敬题重绘太祖实录战图八韵》"重绘传奕世"句注:"……兹复命敬绘此册,贮之避暑山庄,以便披阅,永凛守成。"可以为证。②大红绫本,书用泾县榜纸,画朱丝栏,蝴蝶装,每半叶九行,行十八字。每卷前面均有敕修大臣名单(《德宗景皇帝实录》每卷前无敕修大臣名单)。小红绫本,书用泾县榜纸,画朱丝栏,一般线装,每半叶十行,行二十四字。小黄绫本,一般线装,每半叶八行,行十九字。③这部实录当时移交"国府文官处",现收藏在什么地方,有待进一步调查。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另藏有《高宗纯皇帝实录》六十五卷、《仁宗睿皇帝实录》二十二卷、《宣宗成皇帝实录》一百四卷,当是这部小红绫本的残本。④《德宗景皇帝实录》、《宣统政纪》定稿本,每卷为一册,每半叶八行,行十九字。绝大部分都注明史料来源。⑤方甦生《清太祖实录纂修考》详细记录了二本的不同,孟森《读清实录商榷》(《明清史论著集刊》)也有论述,可供参考。⑥据《八十路--杉村勇造遗稿集.满洲文化的追忆》。附:影印《清实录》所据底本详表《清实录》影印本共计四四三三卷,目录四二卷。现采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原皇史宬大红绫本(简称一史馆大红绫本)三三八八卷、原上书房小黄绫本八卷,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定稿本(简称北大定稿本)六六七卷,故宫博物院图书馆藏原乾清官小红绫本(简称故宫小红绫本)三四九卷,辽宁省档案馆藏原盛京崇谟阁大红绫本(简称辽档大红绫本)二一卷(以上不计目录)。
满洲实录八卷 一史馆小黄绫本
太祖高皇帝实录一零卷首卷三卷
首卷三卷 一史馆小黄绫本
卷一至卷四,卷八至卷十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五至卷七 辽档大红绫本
太宗文皇帝实录六五卷首卷三卷
首卷三卷,卷一至卷三零 故宫小红绫本
卷三一至卷四八 辽档大红绫本
卷四九至卷六五 一史馆大红绫本
世祖章皇帝实录一四四卷首卷三卷 故宫小红绫本
圣祖仁皇帝实录三零零卷首卷三卷
首卷三卷,卷一至卷一五零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一五一至卷一九八 故宫小红绫本
卷一九九至卷二零一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二零二至三零零 故宫小红绫本
世宗宪皇帝实录一五九卷首三卷 一史馆大红绫本
高宗纯皇帝实录一五零零卷首卷五卷
首卷五卷,卷一至卷六九五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六九六至卷七零一 故宫小红绫本
卷七零二至七五七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七五八至卷七六三 故宫小红绫本
卷七六四至七八七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七八八至卷七九五 故宫小红绫本
卷七九六至卷一五零零 一史馆大红绫本
仁宗睿皇帝实录三七四卷首卷四卷 一史馆大红绫本
宣宗成皇帝实录四七六卷首卷五卷 一史馆大红绫本
文宗显皇帝实录三五六卷首卷四卷
首卷四卷,卷一至卷三三九 一史馆大红绫本
卷三四零至卷三四七 故宫小红绫本
卷三四八至卷三五六 一史馆大红绫本
穆宗毅皇帝实录三七四卷首卷四卷 一史馆大红绫本
德宗景皇帝实录五九七卷首卷四卷 北大定稿本
宣统政纪七十卷首卷一卷 北大定稿本


11、“程门立雪”说的是两位理学后辈尊师重道的典故,早以脍炙人口,两个理学后辈之一杨时写了一首《游武夷》长诗,本人看到其中一段,觉得意境甚美。请问您馆是否藏有收集杨时诗词的书籍?能否提供一些其他相关书籍?谢谢!

王臻:你好!杨时的诗可在《四库全书.龟山集》中查到.是集凡四十二卷,包括书奏、表札、讲义、经解、史论、启记、序跋各一卷,语录四卷,答问二卷,辨二卷,书七卷,杂著一卷,哀辞、祭文一卷,状述一卷,志铭八卷,诗五卷。是收录杨时著作最全的集子,你想了解的其它相关文献我想在这里也可得到部分满足。此外,我馆还可查到单独结集的文集和语录,不过,大都包括在上述四十二卷集中。杨时的事迹在《宋史.道学传》中可查到。不知问题是否回答清楚了,很高兴能为你服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哈尔滨市图书馆技术部制作维护
Copyright 2004 allright reseved by hrblib.net.cn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