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检索
 
 
萧红生平
萧红生平(一)
萧红生平(二)
萧红生平(三)
萧红生平(四)
萧红生平(五)
萧红生平(六)
萧红生平(七)
萧红生平(八)
萧红生平(九)
萧红生平(十)
萧红生平(十一)
 
 

萧红生平

(三)

1920年(民国9年)10岁

【本纪】

入呼兰县立第二初高两级小学校(龙王庙小学)女生部一年级。

1921年(民国10年)11岁

1922年(民国11年)12岁

1923车(民国12车)13岁

1924年(民国13年)14岁

【本纪】

暑期由县立第二初高两级小学校的女生部四年级毕业。因其父被提升为该校校长,秋季开学时,萧红转到县立第一初高两级小学校的女生部上高小一年级。

是年由父亲做主,将她许配给省防军第一路帮统王廷兰的次子王恩甲为未婚妻。

【自述】

“后来我渐渐对于古文有趣味,伯父给我讲古文,记得讲到吊古战场文那篇,伯父被感动得有些声咽,我到后来竞哭了!从那时起我深深感到战争的痛苦与残忍。大概那时我才14岁。……

“我渐渐长大起来,伯父仍是爱我的,讲故事给我听,买小人书给我看。等我入高级,他开始给我讲古文了,有时候族中的哥哥弟弟们都唤来,他讲给我们听,可是书讲完他们临去的时候,伯父总是说:‘别看你们是男孩子,樱花比你们全强,真聪明!’

“他们自然不愿意听了,一个一个退走出去。不在伯父面前他们齐声说:“你好呵!你有多聪明!比我们这群混蛋强得多。’

“男孩子说话总是有点野,不愿意听,便离开他们了。谁想男孩子们会这样放肆呢?他们扯住我,要打我:‘你聪明,能当个什么用?我们有气力,要收拾你!”什么狗屁聪明,来,我们大家伙看看你的聪明到底在哪里!

“伯父当着什么人都夸奖我:‘好记忆力,心机灵快。’”(《镀金的学说》)。

【评介】

“……刚升入高小一年级时,我们班转来一个稍高个的同学,白净的圆脸上,闪着一双聪明又秀气的大眼睛,左眼皮下还有一颗小瘩子,班主任果老师向大家介绍说:‘咱们班新来一个同学。她叫张乃莹。,她微微一笑,向大家点了个头,便走向老师给她按排的座位。她便是后来成为作家的萧红。……她家住在龙王庙后胡同,原在龙王庙小学读书,可是那里只有初小,没有高小,所以就转到我们学校来了。她父亲张选三,是呼兰县商务会的会长,虽然远不能和显赫的呼兰八大家相比,可也总算是不错的人家了。然而她却没有任何特殊,我记得那天她穿的是阳丹士林布的蓝上衣,一黑布裙子,白袜子,黑布鞋,和大家的打扮是一模一样的。她的性格温和、恬静,而且平易近人,只是不太爱说话。父亲和继母的虐待,可能使她孤僻吧。继母对她不好,然而她对继母所生的弟弟却很好,足见她心地善良。”

“张乃莹读书很用功,总是认真听课,在课堂上从不做其他事情,早来晚走,从不迟到。成绩也好,特别是她的作文,尤其突出,果老师经常表扬她。”(《女作家萧红少年时代二三事》傅秀兰口述,何宏整理)

“姐姐开始在龙王庙小学读书,这个小学就在我家的斜对过,后来改名叫南关小学。姐姐、哥哥和我都是在这个学校毕业后考入劝学优级学校的。听爸爸说,姐姐特别好学,读小学时就学唐诗。家里藏书不少,她几乎每一本都翻一翻,有些开始她看不大懂,可她坚持学习,随着年龄与学识的增长,就愈来愈用心了。姐姐读起书来是不知满足的,她从同学、亲戚家里,从父亲朋友的手中借书看。”(张秀琢《重读“呼兰河传”回忆姐姐萧红》)

【考证】

查《东昌张氏宗谱书》,“五四”运动之后到1928年7月出任呼兰县教育局长以前,张庭举出任过呼兰县通俗出版社社长、义务教育委员会委员长、县立第二、第一两个小学的校长,从未任过县商务会会长。

1925年(民国14年)15岁

【本纪】

秋季开学,升人高小二年级。

【评介】

“同年5月30,上海日本纱厂资本家枪杀中国工人顾正红,爱国反日的怒潮很快就波及全国,连我们这北方小县城也掀起了波澜。7月初,青年学生、店员、工人纷纷走上街头游行、演讲、募捐……。以第一中学为首的中学生联合会是这次运动的领导中心。当时务学校已经放暑假了,所以青年学生便把全部精神都投入到这次爱国运动中,游行、演讲持续了一周多,募捐的时间就更会长些,将近一个月。每次游行二三百人,绝大多数是青年学生……。参加讲演的,都是中学的学生,在大街上张贴标语,到商店募捐的,则是女同学居多……。我和张乃莹本来不在一个募捐组,后来大家嚷着要去八大家,固为他们是呼兰县城最有钱的人家,可是具体落到人头上,谁又都不愿意去了。……在这种情况下,张乃莹望着我说:‘咱俩去吧,怎样?……。她约我同去,我自然同意了。……7月末,学生联合会在西岗公园举行了联合义演,……张乃莹参加了反对封建婚姻的话剧《傲霜枝》的演出,她扮演了一个姑娘。虽然她缺少舞台经验,但演得还很逼真,对人物的感情掌握还是适度的。”(《女作家萧红少年时代二三事》,傅秀兰口述,何宏整理)

【考证】

查阅当时哈尔滨、齐齐哈尔、沈阳的报纸,只有沈阳《盛京时报》驻呼兰通讯员在6月29日《盛京时报》“东三省新闻”以《学生游行被阻止》为题报道:“呼兰县立中学校,自沪案发生后,义愤所激,群起罢课,拟联合游行讲演劝募捐款,以为后援,嗣经校长劝阻而止。现已停课刊印传单分送各商民,而资捐款云。”

7月17日该报又以《援沪会演戏募捐》为题报道:“本邑学界前因五卅沪案发生,各学校引起公愤相继停课,并由中学校等组织沪案后援会,散发传单招募捐款,均志报端。昨又假桂仙园演义务戏,籍资劝捐,每位150吊,前往观剧者,非常拥挤,巢腋成裘,不难捐成巨款云。”

其他各家报纸皆无呼兰游行讲演和在西岗公园公演义务戏的报道。

另据哈尔滨、齐齐哈尔的报纸报道,困沪案发生,大中学罢课,因此,黑龙江省教育厅发布通知,从7月15日至8月15日各地小学一律放暑假。

从以上报纸报道的消息看,呼兰根本没有学生上街游行示威,演讲和在西岗公园义务戏之举,傅秀兰口述、何宏整理的文章所述之事,很不可信.

1926年(民国15年)16岁

【本纪】

暑期高小二年毕业,由于父亲的反对和阻挠,萧红没能上中学,同父亲的矛盾加深,关系紧张。

【自述】

“又过一年,我从小学卒业就要上中学的时候,我的父亲把脸沉下了!他终于把脸沉下。等我问他的时候,他瞪一瞪眼睛,在地板上走转两圈,必须要过半分钟才能给一个答话:‘上什么中学?上学在家上吧!’

“父亲在我眼里变成一只没有一点热气的鱼类,或者别的不具着情感的动物。

“半年的工夫,母亲同我吵嘴,父亲骂我:‘你懒死啦!不要脸的。’当时我过于气愤了,实在受不住这样一架机器压轧了,我问他:‘什么叫不要脸呢?谁不要脸?’父亲像火山一样暴裂起来。当时我没能看出他头上有火也没冒?父亲满头的发丝一定被我烧焦了吧!那时我是在他的手掌下倒了下来,等我爬起来时,我也没有哭。可是父亲从那时起他感到父亲的尊严是受了一大挫折,也从那时起每天想要恢复他的父权。他想做父亲的更该尊严些,或者加倍的尊严着才能压住子女吧?

‘ ……

“一天天睡在炕上,慢慢我病着了!我什么心思也没有了!一班同学不升学的只有两三个,升学的同学给我来信告诉我,她们打网球,学校怎样热闹,也说些我所不懂的功课,我愈读这样的信,病愈加重点。

“老祖父柱着拐杖,仰着头,白色的胡子振动着说:‘叫缨花上学去吧,给她拿火车费,叫她收拾收拾起身吧,小心病坏!’

“父亲说‘有病在家养病吧,上什么学,上学!’

“后来连祖父也不敢向他问了,因为后来无管亲戚朋友,提到我上学的事,他都是连话也不答,出走在院中。

“整整死闷在家中三个季节,现在是正月了。……

“……

“伯父当着什么人也夸奖我:‘好记力,心机灵快。’

“现在一讲到我上学的事,伯父微笑了:不用上学,家里请个老先生念念书就够了,哈尔滨的女学生们太荒唐。’

“外祖母(萧红继母的继母一笔者)说:‘孩子在家里教养好,到学堂里也没有什么坏处。’

“于是伯父斟了一杯酒,挟了一片香肠放到嘴里,那时我多么不愿看他吃香肠呵!那一刻我是怎样烦恼着他!我讨厌他喝酒用的杯子,我讨厌他上唇生着的小黑胡子,也许伯父没有观察我一下!他又说:"女学生们靠不住,交男朋友啦!恋爱啦!我看不惯这些。”

“从那时起伯父同父亲是没有什么区别,变成严凉的石块。”

【评介】

“这年的六月末,举行了高小毕业考试,不久便传出消息,说我考第一,吴鸿章考第二。但是红榜却迟迟没有张贴出来,不免引起大家的种种猜疑,直到毕业典礼的前10分钟才张贴,出人意料的,张乃莹竟是第一名,·我是第二名,吴鸿章是第三名,弄得同学们议论纷纷,张乃莹也足得十分尴尬,她先是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榜,立刻涨红了脸,然后难过地低下头去,丝毫没有因考取优异的成绩的那种高兴情绪。原来,此时张乃莹的父亲张选三已经担任教育局长,并且要来参加毕业典礼,校长田蕴英为讨好上司,弄虚作假将张乃莹名列第一。其实,她是满用功的,成绩也不错,经常是在10名左右,但是,前三名她从没有得过的。这件事自然不能怨她,而且事先她也是不知道的,也可以说她是个受害者,她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

“毕业后,我和吴鸿章、李玉梅等六人考取了齐齐哈尔女子师范,张乃莹则考取哈尔滨的东省特别区立第一女子中学(现哈七中校址)。这是由家庭经济状况决定的,师范是免费的,她家景况好,上自费中学也是理所当然的了。”(《女作家萧红少年时代二三事》傅秀兰口述、何宏整理)

“1927年她在南关小学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为了她的开学问题,家里却也引起一番争论。她继母的意见,姑娘大了,嫁出去算了,何必花钱去供人家的人;继父固然不喜欢她,但考虑到多念几年书选女婿也容易,而且经济又毫无问题;留她在家里,做饭有厨子,浆洗缝补有佣人,她啥也插不上手,何不让她多念几年书、对自己的乡绅面子也好看些。在家庭的反复争论之后,终于决定让她到哈尔滨去念中学。”(陈隄《萧红评传》选载《从呼兰到哈尔滨》载、980年《东北现代文学史料》第二辑)

【考证】

傅秀兰在回忆中说,她们是1926年暑期高小二年级毕业是对的,但关于第二小学校长为讨好新任教育局长张选三,“弄虚作假将张乃莹名列第一”的事不能成立。因为萧红高小毕业时,萧红父仍在第二小学任校长,张选三是1928年7月接替玉锡三任县教育局长(当时《盛京时报》“东三省新闻”有报道)。第一小学校长没必要讨好第二小学校长弄虚作假,在毕业考试中将萧红列为第一名。

陈隄说萧红1927年高小毕业也是不对的,萧红是1926年高小毕业,由于父亲的反对,家庭的阻挠,当年没能升入中学。她同父亲苦斗了一年,最后施行了一个“骗术”,佯作要去出家当尼姑,才迫使父亲屈服,让她到哈尔滨去上女中。时间是1927年秋季。

1927年(民国16年)17岁

【本纪】

萧红以出家当尼姑逼迫父亲向她屈服,秋季让她入哈尔滨“东省特别区立女子第一中学校”(原从德女子中学校)初中一年级。

未婚夫王恩甲从阿城吉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毕业,到哈尔滨市道外区基督教会创立的三育小学任教。

【自述】

“当年,我升学了,那不是什么人帮助我,是我自己向家庭施行的‘骗术’。”(《镀金的学说》)

【评介】

“……她这时醉心的是绘画。绘画教师,是一个从上海回来的青年。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名叫高仰山,是吉林省人。他带到教室里的不只是各种紊描,主要的是从上海接触到的艺术气息。这气息感染着萧红,她突然发觉自己原来就有绘画的天才,她可以走下去。这是一条展现在她前面的美丽的道路,那道路朦胧的,有烟雾似的……蓝天、绿树之间,有一个人,挟着调色板和画架子。在这条路上走着,那就是未来的自己,一个女画家啊!这幻想给了地温暖和生命。(骆宾基《萧红小传》)

“女子第一中学,座落在南岗风景区的邮政街上。这是一所新型学校,课程的设置有历史、地理、文学、英语、美术、体育等等。这样的功课是萧红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同时产生一种新鲜感。她用心地学习着。在这样丰富多彩的课程中,最使她入迷的是美术。她们的美术老师曹先生,是一位乐观活泼的青年人。他给课堂上带来一股迷人的艺术气息,这强烈地感染了萧红,使她很想成为一个女画家。”(萧凤《萧红传》,载1980年2月《散文》

【考证】

萧红的美术老师姓高,名昆,字仰山,吉林省吉林市人,1925年毕业于上海美专,1926年始任“东特女一中”美术教员,哈尔滨著名画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哈尔滨市图书馆技术部制作维护
Copyright 2004 allright reseved by hrblib.net.cn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