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检索
 
 
萧红专题
萧红生平
作品简介
萧红研究
萧红相片
 
 

搬家

    搬家!什么叫搬家?移了一个窝就是啦!

  一辆马车,载了两个人,一个条箱,行李也在条箱里。车行在街口了,街车,行人道上的行人,店铺大玻璃窗里的“模特儿”……汽车驰过去了,别人的马车赶过我们急跑,马车上面似乎坐着一对情人,女人的卷发在帽沿外跳舞,男人的长臂没有什么用处一般,只为着一种表示,才遮住女人的背后。马车驰过去了,那一定是一对情人在兜风……只有我们是搬家。天空有水状的和雪融化春冰状的白云,我仰望着白云,风从我的耳边吹过,使我的耳朵鸣响。

  到了:商市街××号。

  他夹着条箱,我端着脸盆,通过很长的院子,在尽那头,第一下来拉开门的是郎华,他说:“进去吧!”

  “家”就这样的搬来,这就是“家”。

  一个男孩,穿着一双很大的马靴,跑着跳着喊:“妈……我老师搬来啦!”

  这就是他教武术的徒弟。

  借来的那张铁床,从门也抬不进来,从窗也抬不进来。抬不进来,真的就要睡地板吗?光着身子睡吗?铺什么?

  “老师,用斧子打吧。”穿长靴的孩子去找到一柄斧子。

  铁床已经站起,塞在门口,正是想抬出去也不能够的时候,郎华就用斧子打,铁击打着铁发出震鸣,门顶的玻璃碎了两块,结果床搬进来了,光身子放在地板中央。又向房东借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

  郎华走了,说他去买水桶、菜刀、饭碗……

  我的肚子因为冷,也许因为累,又在作痛。走到厨房去看,炉中的火熄了。未搬来之前,也许什么人在烤火,所以炉中尚有木柈在燃。

  铁床露着骨,玻璃窗渐渐结上冰来。下午了,阳光失去了暖力,风渐渐卷着沙泥来吹打窗子……用冷水擦着地板,擦着窗台……等到这一切做完,再没有别的事可做的时候,我感到手有点痛,脚也有点痛。

  这里不象旅馆那样静,有狗叫,有鸡鸣……有人吵嚷。

  把手放在铁炉板上也不能暖了,炉中连一颗火星也灭掉。肚子痛,要上床去躺一躺,哪里是床!冰一样的铁条,怎么敢去接近!

  我饿了,冷了,我肚痛,郎华还不回来,有多么不耐烦!连一只表也没有,连时间也不知道。多么无趣,多么寂寞的家呀!我好象落下井的鸭子一般寂寞并且隔绝。肚痛、寒冷和饥饿伴着我,……什么家?简直是夜的广场,没有阳光,没有暖。

  门扇大声哐啷哐啷地响,是郎华回来,他打开小水桶的盖给我看:小刀,筷子,碗,水壶,他把这些都摆出来,纸包里的白米也倒出来。

  只要他在我身旁,饿也不难忍了,肚痛也轻了。买回来的草褥放在门外,我还不知道,我问他:

  “是买的吗?”

  “不是买的,是哪里来的!”

  “钱,还剩多少?”

  “还剩!怕是不够哩!”

  等他买木柈回来,我就开始点火。站在火炉边,居然也和小主妇一样调着晚餐。油菜烧焦了,白米饭是半生就吃了,说它是粥,比粥还硬一点;说它是饭,比饭还粘一点。这是说我做了“妇人”,不做妇人,哪里会烧饭?不做妇人,哪里懂得烧饭?

  晚上,房主人来时,大概是取着拜访先生的意义来的!房主人就是穿马靴那个孩子的父亲。

  “我三姐来啦!”过一刻,那孩子又打门。

  我一点也不能认识她。她说她在学校时每天差不多都看见我,不管在操场或是礼堂。我的名字她还记得很熟。

  “也不过三年,就忘得这样厉害……你在哪一班?”我问。

  “第九班。”

  “第九班,和郭小娴一班吗?郭小娴每天打球,我倒认识她。”

  “对啦,我也打篮球。”

  但无论如何我也想不起来,坐在我对面的简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面孔。

  “那个时候,你十几岁呢?”

  “15岁吧!”

  “你太小啊,学校是多半不注意小同学的。”我想了一下,我笑了。

  她卷皱的头发,挂胭脂的嘴,比我好象还大一点,因为回忆完全把我带回往昔的境地去。其实,我是22了,比起她来怕是已经老了。尤其是在蜡烛光里,假若有镜子让我照下,我一定惨败得比30岁更老。

  “三姐!你老师来啦。”

  “我去学俄文。”她弟弟在外边一叫她,她就站起来说。

  很爽快,完全是少女风度,长身材,细腰,闪出门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哈尔滨市图书馆技术部制作维护
Copyright 2004 allright reseved by hrblib.net.cn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