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检索
 
相关内容

哈尔滨百年历史-开元
 

      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以中国惨败而告终。失败的结果是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并赔偿白银2亿两,面对如此局面,清政府急于寻找一位“国际盟友”以联合抗日。
    此时的哈尔滨只不过是依傍在松花江旁,由少数渔民、手艺人、农民组成的小鱼村。他们捕鱼贡鲜、耕种土地、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不过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却改变了这个小渔村今后的命运。
    早在19世纪80年代,沙俄向欧洲、近东、中亚等地的扩张屡屡受挫,于是便把侵略的目标转向远东,图谋占领朝鲜和中国东北、西北。为了给向远东扩张提供方便,沙俄开始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当西伯利亚铁路修筑到外贝加尔湖时,按原计划应是沿黑龙江北岸经伯力循乌苏里江以东至海参崴,但有人提出修正计划,建议从恪克图入境经张家口进北京。在这一问题上,沙俄财政大臣维特的主张最终占据了上风。维特认为,原计划方案路途远,工程量大,费时多;如按修正计划实施很有可能引起其它帝国主义国家的干涉和反对。因此他提出经由中国东北直至海参崴,这样不仅缩短了距离,节省了费用,加快了工程进度,而更为主要的是通过修筑铁路实现了对中国东北的占领。他还认为修筑这条铁路,不仅有经济意义,还有政治及战略意义。这个建议得到了沙皇的批准。恰逢此时,中日甲午战争爆 发,沙俄扮演了一回“英雄”的角色,先是联合德法两国,迫使日本放弃辽东半岛,进而又以“功臣”的姿态向中国提出“借地筑路”要求。虽然当时清政府极力想寻找一位“盟友”摆脱不利局面,但也末敢轻易答应“借地筑路”。清政府主持事务的北洋大臣李鸿章一再强调:“代荐公司实俄代办,于华权利有碍,各国必多效尤”。不过李鸿章的“坚定”立场并末维持多久。
    1896年5月沙皇尼古拉二世举行加冕典礼,沙俄政府向李鸿章发出邀请,并给予政府首脑之礼遇。在参加典礼期间,沙皇和沙俄政府耍尽了拉拢收买、威逼恫吓的手段,最终在莫斯科与李鸿章签订了欲盖弥彰的《中俄御敌互助条约》。条约第四款规定,“俄国为将未来远转俄兵御敌,并接济军火粮食,以期妥速起见,中国国家允许中国黑龙江、吉林地方,接造铁路以达海参崴。惟此项接造铁路之事,不得籍端侵占中国土地,亦不得有碍大清国大皇帝应有的权利,其事可由中国国家交由华俄道胜银行承办经理”这个条约直到1921年才公布于世,所以又称《中俄密约》。 《密约》的签订,为沙俄侵占东北打开了方便之门,“相互援助”“共同防日”完全是幌子,可谓前门拒狼后门引虎。中东铁路名为“中俄合办”,实为俄国所控制。但中国政府对中东铁路也拥有不可否认的权利:中国政府是建造,经营中东铁路的华俄道胜银行的股东,中国政府最初以500万两库银入了股;另外还规定80年期满后,所有铁路及铁路一切产业,全归中国政府,毋庸给价;又规定从开车之日起36年后,中国政府有权给价收回等。这些都为二十年代收回中东铁路提供了依据。
    《中俄密约》只是对中东铁路的修筑作了原则规定。为了便于实施,沙俄又派财政副大臣罗曼诺夫赶赴柏林,与清政府驻俄、德、荷、奥公使许景澄签订了《中东铁路合同》。1898年沙俄经多次勘察后确定了中东铁路的走向,西起满洲里,经海拉尔,齐齐哈尔,哈尔滨,牡丹江,最后从绥芬河出境抵达海参崴。不久,沙俄通过与清政府签订《旅大租地条约》,又攫取了修筑中东铁路南部支线的权利,从而形成了一条贯通过中国东北,全长2489公里的“丁”字形铁路,哈尔   滨正是处在这一“丁”字形的交叉点上。
    1898年4月,沙俄中东铁路局工程师施特洛夫斯基率领先遣队从海参崴入境经东宁,宁古塔,额穆索等地抵达哈尔滨的“田家烧锅”, 并以8000两银子买下了“田家烧锅”作为东铁路局的临时驻地,开始了筑路前的准备工作。
    6月9日,以中东铁路工程局付总工程依格纳齐乌斯为首的工程局全体工程技术人员乘“海兰泡”号抵达哈尔滨。到达后,依格纳齐乌斯决定将哈尔滨作为铁路跨江架桥地点和城市建设基地,并立即开始办公。由于中东铁路的修建,也因哈尔滨处在“丁”字形铁路的交叉点这一特殊地理位置和铁路交通功能的作用,使哈尔滨由一个小渔村迅速发展为一个带有殖民色彩的近代城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哈尔滨市图书馆技术部制作维护
Copyright 2004 allright reseved by hrblib.net.cn
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49号